能投文苑

http://www.andersonsarens.com/qywh/ntkw/ntwy/sw/201903/

散文

qq101

来自: 时间:2019-03-29 点击量:

我一般是晚上去翠湖散步,久走中,发现许多白天看不到的景。即便没有月光,翠湖的荷叶,依然细柄托着华盖的剪影,像挤满池塘的少女,穿着美丽的衣裙,在池中或舞动、或梳妆、或私语,浓淡正相宜。

夜晚的翠湖,游人少,夜跑散步的人多,精神面貌已然脱胎换骨,完全与白天景象不一样,不用左拐让个小摊摊,右拐让个唱曲的,走不伸展。沿岸的酒吧“复活”了,全然从乡街子变成了时尚夜都。

翠湖的东侧,每周四晚上有英语角,那是一处别有一番情趣的精致;翠湖的西侧,每周二、四、六晚上,有市民自发组织放映的露天电影。走走停停间,想听,想看,就驻足参与。某日快二十三时, 忽见一个风尘仆仆的汉子,超大的摩托车在空地上一架,抖出一顶账篷,在摩托旁边安置妥当,拿出毛巾牙具洗漱一番,钻进账篷就寝。又一次,遇到一对年轻的加拿大人,男帅女美,在地上放了一地的照片,我凑上去看热闹,才发现年轻人是沿着白求恩大夫走过的道路,一路上拍的风景照,出价十元一张,求路人行个方便,资助他们办理通行证的钱,以解燃眉之急。

那天夜里,我几乎想了个通宵:什么时候也鼓足勇气去周游世界?

qq101